家族17人登记捐献遗体:让生命在奉献中延续
社会
九州娱乐官网,九州娱乐ts111新闻网
小九
2017-10-31 11:27

遗体捐献志愿者金莹。本文图片均来源于嘉定工业区宣传部

  中国文明网消息,尽管已经63岁了,但家住上海市嘉定工业区陆渡村的金莹仍然很忙碌。作为嘉定区遗体捐献登记者联谊会的一员,她每天都要做大量的宣传、解释、登记、组织工作。“遗体捐献对医疗卫生事业有重要意义,也有助于破除封建迷信,我会为此不断奔走下去!”金莹这样说。如今,她所在的大家庭中已有17人先后在嘉定区红十字会办理了遗体捐献登记手续,成为上海市遗体捐献登记人数最多的大家庭。

  起:大舅舅迈出第一步

  金莹家第一个捐献遗体的,是她的大舅舅蒋百平。蒋百平19岁时罹患一场大病,由于当时医疗水平低下,加之家庭经济状况较差,未能得到及时有效的治疗,导致了严重的后遗症,使他丧失了劳动能力,也始终没有成家。

  多年病痛的折磨令他萌生了一个想法:如果在身后将遗体捐献给医学机构,通过系统性的研究,或许能发现行之有效的治疗方法,挽救同样受这种病痛折磨的人。他随即将这个想法告诉了家人。

  可是,上个世纪80年代的农村地区,依然保留着逝者“入土为安”的传统习俗,很多人对遗体捐献一无所知,认为这是对死者的大不敬。一开始,大家都认为他是一时脑热,都劝他放弃这个貌似疯狂的想法。蒋百平没有与他们正面僵持,而是采取了润物无声的方法:一有机会便和家人谈及遗体捐献的事宜。慢慢地,蒋百平用真诚和执着让不少人从坚决反对变成了默许。

金莹全家的遗体捐献登记证书。

  在突破了层层阻力之后,蒋百平于1986年填妥《遗体捐献登记表》,成为娄塘地区生前办理遗体捐献的第一人。1993年6月14日,蒋百平因病医治无效逝世。他的遗体被当时的上海第一医科大学(现复旦大学医学院)接收,用于医学研究,完成了他最后的心愿。

  承:小舅舅接过接力棒

  弟弟蒋乃平是在蒋百平患病的那一年出生的。蒋乃平与哥哥的感情非常好。两位姐姐出嫁后,蒋乃平便与蒋百平生活在一起,相依为命。

  1986年底的某一天,蒋乃平接到了哥哥蒋百平递来的一份《遗体捐献登记表》,并被要求在登记表的执行人栏内签字。蒋百平这一突如其来的举动令蒋乃平措手不及。他生怕自己在日常照料上有所不周,怠慢了哥哥,使他产生了如此的想法。

  蒋百平感觉到了弟弟的顾虑,对他说:“我已经年过60,开始考虑这些身后事也属正常。我因病一生痛苦,对社会也没有多大贡献。能够将病体捐献给医学事业,让后人得以研究而能减少同样患病之人的痛苦,会比直接火化更有意义。也算是我对社会作出的一点点小贡献。你要理解我的心愿,支持我。”

  听了兄长语重心长的一番话,蒋乃平抛下顾虑,在蒋百平的《遗体捐献登记表》上签了字。哥哥身故并实现遗体捐献之后,蒋乃平自己也填妥了登记表,从哥哥的手中接过了遗体捐献的接力棒。

  转:外甥女扛起志愿者旗帜

  每当谈起大舅舅,金莹总还是眼泛泪光:“我很敬佩大舅舅的勇气和魄力,家族里也有不少人受大舅舅的感召,纷纷加入遗体捐献志愿者的行列,包括我的父母。”长辈们的身体力行在金莹心中悄悄埋下了一粒种子。2008年,55岁的金莹走进区红十字会的大门,办妥了遗体捐献的手续,她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

金莹(后排右五)与遗体捐献志愿者们参加趣味运动会。

  2011年,金莹受邀请加入了嘉定工业区遗体捐献登记者联谊会这个大家庭,开启了她人生中一段全新的历程。在联谊会的日子,金莹感到十分充实与快乐,身边有志同道合的朋友交心,来自政府和社会的关怀也让她时时感受到温暖。作为对此的回报,2014年初,金莹义无反顾地挑起了遗体捐献登记者联谊会嘉定工业区小组长的重担。从一名普通的遗体捐献志愿者到工业区整个片区遗体捐献工作的负责人,摆在金莹面前的责任重了许多。宣传、解释、登记、组织活动、服务会员等大量工作都需要她来牵头,对此,金莹毫无怨言,凭着耐心、热心、真心,出色地完成每一项任务。团队里的每一个志愿者,金莹都把他们当成亲人对待,逢年过节,或是有谁身体不适,金莹都会骑着她的“小电驴”,一家家上门走访。她的贴心周到,让志愿者们对于当初的选择更加无怨无悔。

金莹(右一)走访遗体捐献志愿者。

金莹(右一)走访遗体捐献志愿者。